美丽中国行 hi,最近想去哪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省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西 藏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 夏 新 疆 台湾省 香 港 澳 门
站内搜索:

旅游要闻

首页 > 旅游要闻 > 正文

风雨二十年,重渡沟的华丽蜕变 ——重渡沟总经理刘海峰访谈录

作者:美丽中国行 来源:美丽中国行网 发布时间:2020-06-16 08:17:16

去年,是重渡沟风景区开业二十周年,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成长为闻名遐迩的“中国农家宾馆第一村”、 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集旅游观光、休闲度假、日接待量达到数万的4A景区,重渡沟的蜕变成了旅游界的一个神话。

重渡沟凉风习习,山外38度的高温被万亩竹海和飞瀑流泉过滤得清爽惬意,重渡沟总经理刘海峰在办公室接受了我们的专访。

  


【小山村里冒出来300多家农家宾馆】

1999年,重渡沟景区开发之前,重渡沟村人均收入不足500元,全村1400多口人,400多户,守着贫脊的大山捉襟见肘地过日子。全村没有一个砖头房,不通路,不通水,虽然民风纯朴,但是信息闭塞,干部群众思想比较陈旧、观念比较保守。我们给村里总结是六多:一是失学儿童多,孩子上不起学,只好去放羊。二是光棍多,一个村一千多口人,五十多个光棍汉。三是信教群众多,村里最大的房子不是村委会,而是教堂。老百姓不舍得吃穿,把钱都捐给了教堂。四是赊账的多,油盐酱醋都得赊。五是聚众赌博多,六是酗酒滋事多

在这种情况下,景区创始人马海明镇长想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能让老百姓参与到旅游中来?怎么能脱贫致富?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来开农家乐。当时因为老百姓不知道什么是旅游,没钱做旅游,所以,很抵触。

我们发挥党员干部的带头作用。让党员干部包户。针对一些比较支持的农户,就鼓励他们把自己的土房子收拾起来做农家乐,对于不理解的,我们的党员干部就借钱给他们,先把农家乐盖起来。这样,第一批8家农家乐盖起来了。七月份,景区开业,农家乐也开业了。7.1假期,没人来,8.1也没人来,老百姓就有点泄气。10.1国庆节,有三天假期,我们动员老百姓买好菜准备着,马镇长说,如果没人住,每个床位补助十块钱。

十月一号是祖国50周年大庆,到处都有庆典活动,又没有人来。晚上,老百姓闹到公司,要十块钱。这不是十块钱的问题,他们是为了讨个说法。

2000年,我们景区得到了机遇,国家实行双休日,5.110.1两个七天长假。

当时我们有两个比较有名的战略。一个是六毛钱战略。我们买了信封邮票,一个信封里放五张门票一个重渡沟的宣传单,所有员工每天工作就是从电话黄页上找地址寄信,把信寄到单位,这就是六毛钱战略。第二个战略就是鸡蛋换盐,两头见钱。我们拿着我们的门票去洛阳拖拉机厂洛阳轴承厂等国有企业,把我们的宣传片拿到他们单位去放,给他们门票置换。2000年,我们最多的那家农家宾馆有十个床位,一年赚了8000块钱。到2001年,我们就有了29家农家宾馆。

老百姓开发农家乐的积极性不断增强。但因为资金有限,发展规模和档次难以有大的突破。

景区因势利导,出面给经营农家乐的农户担保贷款。对农家乐进行床铺和床上用品的改进。2003年底,景区又发动群众改善硬件设施,先后翻盖出150多座楼房。

经过近十年的历程,重渡沟300余家农家宾馆拔地而起,成了远近闻名的“中国农家宾馆第一村”,农家宾馆发展走上了管理规范化、建设统一化、配套标准化、服务人性化。取得了明显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四统一,让农家乐更新换代,转型升级】

对重渡沟的管理者来说,旅游行业是个新兴行业,怎么样做下去,做好,持续发展,这些年,我们一边摸索,一边教老百姓。初期,我们不想管那么多,就对村民规定,游客来了,吃住一天二十块钱,不能降价,这样就有八块钱的利润。坚持了两个月,就出现了恶意竞争,有的一个床位最低卖到11块钱。如果想赚钱,就得克扣游客的伙食费,游客吃不饱,口碑就坏了。再说,对于老百姓来说,一个床位赚两块钱,什么时候能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把农家乐升级?

统一设施、统一接待、统一价格、统一结算的四统一的管理模式就是我们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

当时,景区出面从农村信用社贷款35000块钱做为升级改造基金,卫浴、床单、便池,统一采购,又统一建成了化粪池厕所,白瓷砖的厨房。游客一过来,耳目一新。这四统一的实施,让我们总结出来:老百姓需要引导、需要制度的约束。

农家乐大批地发展起来,就面临了管理的问题。我们就定制度立规矩。比如我们规定,无论任何原因和游客吵架,都罚款200元。有了制度,就好管了。




【村民自治,协会自律】

怎么样让农家乐不走弯路,正常发展?光靠价格和硬件设施的规范,不能满足农家乐的发展。我们就提出一个概念,用星级宾馆来规范他们,把农家乐也定星级。

2007年,我们第一批评定了三十六家。不久,老百姓的意见反馈过来,觉得不公平。

老百姓要的主要是公平。只要公平什么都可以遵守。怎么样公平?让他们参与管理,参与制定规则。所以,我们就成立了一个农家乐管理协会,用村民自治,协会自律的方式,完善管理体系。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景区加村委加农户的独特的管理模式。房间应该卖多少钱?菜价应该有个什么标准?违犯纪律的农户怎么处置?都让协会来决定。这样老百姓就信服了。因为是他们自己参与管理的,决定的。

07年到12年,我们对农家宾馆进行了严格的把控,按照星级的标准限价。形成一个价格的标准体系。住宿实行最高限价,餐饮实行统一定价,旅游土特产是指导价。让游客明明白白消费。你买一包方便面、买一瓶矿泉水应该是多少钱,我们都会有公示。

不仅明码标价,我们还向游客承诺凡是到重渡沟的游客,只要有价格问题,有质量问题,有服务态度问题,我们双倍赔付。

旅游业是产品为王、口碑为王的产业。让游客满意,是我们处理问题的唯一标准。我们让旅客做监督员,咱不怕游客提问题,我们提出一句话:抓游客投诉,就是抓售后服务,把售后服务抓好了,游客满意走了,把好口碑带走了,景区想不发展都难。



【手把手教村民做民宿】

2012年以后,国家政策调整,团队游客大幅下降,公款消费没有了,团队游客少了,自驾游消费来了,再用过去的一套统一价格管理我们的农家乐,显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重渡沟的气候条件、山水环境、乡村民俗文化均得天独厚,我们便利用优势,从观光型景区到度假型景区进行转变。过去的农家乐主要解决旅客的吃住,现在的度假酒店,主要解决休闲的功能,交流的功能,让游客舒适地住下来。这时,我们就提出了民宿的概念。

老百姓不知道什么是民宿,我们就带着他们去参观学习,去体验。要做民宿,重渡沟又面临一系列问题。资金的问题,设计的问题,服务的问题。我们不能用农家乐的方式去服务民宿。

我们又利用了先进分子的带头作用。首先选了六家农户,重金聘请专业的设计人员帮助他们设计策划,按照当初马镇长的思路:宜小不宜大,宜藏不宜露,宜土不宜洋,把城市人的审美观念融入进去。让每个建筑自成景观,具有差异性,个性化。

六家民宿一上市,生意异常火爆,许多农户跃跃欲试。

针对老百姓没钱的问题,我们和银行、村委会、协会、担保公司一起沟通,让银行推出了一个针对民宿的五年期的金融产品,这是乞今为止,银行专为重渡沟的老百姓量身打造的一款产品。这样,银行,景区,村委会,协会,农户,担保公司,六家形成了一个保证银行和村民利益的融资模式。这样,银行敢放钱了,农户也有信心了。




【帮老百姓重新定义幸福的概念】

重渡沟的旅游声势浩大地发展起来了,但我们的老百姓并没有多少幸福感。许多农户都是既当接待员又是服务员还是厨师。累了一天了,为了多卖一间房,自己睡在楼梯间里,客人来了,想坐下和老板交流一下,也没时间,没地方。

这时,我们就帮老百姓重新定义幸福的概念。什么是幸福?首先,我们得自己住得体面,穿得体面,生活得轻松惬意。游客来了,和你聊聊天,喝喝茶,听老人说说重渡沟的故事,看女主人纳纳鞋底,你家庭和睦,其乐融融,这是游客最想看到的。这本身就是乡村的一大景观。所以,在民宿的设计过程中,我们让老百姓自己家和经营有个分离。先根据自家情况,把自己家庭成员的住房安排好。剩余的房子,才是拿来经营的。我们要求民宿建筑面积的50%作为休闲空间。外部要简装。有风景的地方不要过度装修,风景就是最好的装修。把风景筐进房间,用竹木草石,用老木头,老砖头打造你的个性,怎么健康怎么来,不要复杂的吊顶,要把游客能接触到的东西,比如床铺,家具,卫浴尽量舒服,外部环境田园化,内部环境现代化。

做农家乐我们教他们怎么样炒菜、打扫卫生,现在做民宿,我们就让他们学化妆,穿衣打扮,泡茶,看电视新闻,怎么漂亮怎么高雅怎么来。

民宿的核心是人,是老板。现在你要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你要和游客交流,你得学会聊天,学会慢生活的理念。

餐饮方面,过去我们教老百姓做八菜一汤,十菜一汤招待游客,现在,民宿主要是体现乡情乡土文化,不要几个菜,几个汤,就把手工馒头做好,玉米稀饭做好,这些东西就行了。游客吃得健康,吃得香。游客来干什么?是为了脱离城市的喧嚣感受农村的纯朴,体验农村的健康生活。

我们通过举办免费的音乐啤酒狂欢节、乡村美食节等特色活动,活跃游客的假期生活,让游客在游山玩水的时候能够开心快乐。我们还有奥斯卡影院,有竹香水街美食一条街,有中心演艺广场,有农耕文化村、漂流、滑道等娱乐项目,让游客的休闲度假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这二十年,重渡沟最大的成功,就是把农民改造成为现代化的产业工人。




50亿打造乡村振兴新样板】

重渡沟富了,一村富不算富,县委县政府的目的,是把重渡沟打造成一个乡村旅游度假区,乡村振兴的样板。我们由原来的30平方公里,扩展到121平方公里,从原来的一个村,扩展到现在的六个村。由1400多口人扩展到6700口人,这些人过去和重渡沟没任何关系,但现在划归到我们的区域,我们就有义务带着他们共同致富,

我们计划用十年时间,投资五十个亿,致力于乡村振兴,带动老百姓致富。

在重渡沟整个产业的布局分配上,我们做到了不和民争利。所有的矛盾都是利益分配不均衡产生的,开发之初我们就提出来,不与民争利,老百姓能干的,都让他们干。我们只干他们干不了的。目前为止,我们只收门票。餐饮、住宿,都是老百姓在经营。所有的基础设施、宣传、日常管理、环境卫生,都是我们在做。




【鲜活的马海明精神】

重渡沟风景区和当地老百姓一直关系非常融洽,因为我们建立起来了共同的价值观。我们有村规民约,有奖罚分明的制度。我们有拾金不味奖,有好媳妇奖,有见义勇为奖,在重渡沟不会有老人跌倒了没人扶。我们还有最受委屈奖,不能和游客吵,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受了委屈,我们给你荣誉。我们把好人好事收集起来,网上投票,评选洛阳好人,栾川好人。

2001年我们就成立了党支部,现在有42名党员。有专职的副书记,有三个党小组,党员干部是我们企业的核心骨干力量。我们设立有党员示范岗,所有人带党徽上班,向游客亮明身份。我们村里也有村支部,91个党员。我们集中起来过组织生活。我们还计划把外来经营户里的24名党员也成立一个支部,这样就有三个支部了,将来,这150多人,成立一个党委,组织起来,充分发挥带头作用。

我们也很注重党员干部的思想教育。不能富了口袋,空了脑袋。

最重要的,我们重渡沟有马海明这样鲜活的英模人物,有榜样。马镇长为重渡沟景区奉献了全部的心血汗水直至生命。我们从小学就开始灌输传承马海明精神。清明节去纪念园听马海明故事,我们有一部关于马海明的电视剧在运作,根据马海明事迹改编的豫剧现代戏已经上演。并获得了国家戏剧最高奖文华奖。




重渡沟这些年一直跟着市场走,不断调整策略,让老百姓致富,带着他们过上幸福生活。几个数字可以说明一切。1999年开发之前,户均资产不超过1万,现在,户均资产超过200万,人均年纯收入达到4.5万,二十年时间翻了90倍。全村370多户,有小轿车的达到310户,超过上海和北京。重渡沟景区总资产19个亿,村民占了11个亿。重渡沟每年的收入是5亿。景区收入7千万,村民收入4亿多。重渡沟目前是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国家4A 级景区、全国生态文化示范区、全国文明村、全国乡村旅游示范村,还有,我们刚刚入选了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

旅游让老百姓这么快速、稳定地脱贫致富,许多重渡沟老人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但会写“重渡沟留念”,把字刻在竹筒上,卖给游客。别的地方的老人都用老年机,我们这里的老人都会用微信,因为你卖东西,你不会用微信支付你卖给谁?

思维方式的改变,决定你能不能走出去,人生观世界观的改变,决定你能走多远。

重渡沟的乡村旅游模式实际上是给深山区的老百姓找到了一把脱贫致富的金钥匙。

(撰稿:乔小乔 供图:赵树岭)

0
精选推荐
游记攻略